公元2018年仲夏,消失了四年之久的大力神杯重现在西伯利亚密林中。消息甫一传开,江湖蹴鞠强豪除中、美、意、荷四大豪门闭关修炼外,欧罗巴御林军、拉美玄甲军、亚细亚镖骑军、阿非利加黑曼巴、阿拉伯近卫军等各个军团32路人马一路狂奔涌向俄罗斯,去争夺那盛夏的果实。

各路人马各自在贝加尔湖畔、在伏尔加河边、在白桦林里、在山楂树下安营扎寨,厉兵秣马、枕戈待旦。往昔静静的顿河霎时狼烟四起,大战一触即发。

6月14日,大幕初起。俄罗斯遣中央陆军镇守莫斯科城。阿拉伯军团兵分四路,阿盟两位长老沙特、埃及各领东、西两路军马大举进攻。东路军沙特近卫军衔枚疾进,直抵莫斯科城下,方才金锤擂鼓,高呼“GO、GO、GO,哦来啊来啊来”地骂战。

中央陆军以逸待劳,听得城外骂战,便推出火车头进行迎击,不到三个回合,便将近卫军阵形碾得杂乱无章。中央陆军越战越勇,帐下两员虎贲切里舍夫、久巴更是骁勇,“炝炝炝”连喷五个火球,近卫军敌不过,便四下溃散。

西路军埃及远征军取道叶卡捷琳堡,遭遇守军乌拉圭兵团的垂直打击。乌军本是88年前首届蹴鞠大会的盟主,曾两次蟾宫折桂,实力自然不俗,更兼守关大BOSS苏亚雷斯,有万夫不当之勇,使得一手狼牙棒,甚是了得,曾夺得英超金靴奖和欧洲金靴奖。

埃军阵中倒有一位身价1.5亿欧元的大将萨拉赫,无奈此番箭伤未愈,抵挡不住乌军的獠牙攻势,阿军再败一城。

次日,欧罗巴军团两支御林军西班牙、葡萄牙双双越过黑海,在索契城展开对攻战,两牙相互撕咬,缠斗三百余回合,难分轩轾。葡军当家大神克里斯蒂亚诺抢得一顶大帽,西军也还以颜色,由纳乔轰出一记世界波,科斯塔梅开二度,双方倒也平分秋色。

各自盘算一番,再无胜算,便草草呜金收兵。这且按下不表,而那边厢,波斯铁骑军疾徐北进突入圣彼得堡,还立足未稳,便被阿拉伯白衣军团摩洛哥团团围住,陷入巷战,久久不得脱身,正无计可施之际,摩军守将鲍哈杜兹却因用力过猛、自摆乌龙,波斯幸运地巧取一胜。

正当战事波澜不兴,略显无聊之际,前方传来消息,有三只巨鳄在波罗的海触礁了,三只巨鳄在波罗的海触礁了,巨鳄在波罗的海触礁了,鳄在波罗的海触礁了,鳄触礁了,触礁了,焦了,了。

巴西、德国、阿根廷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三只巨鳄,三者是当下最网红的夺标热门,在此前的20次蹴鞠会盟上共11次登顶。巨鳄触礁自然有人暗自欢喜,却愁坏了一众看客。

先是阿根廷探戈军团的坦克陷入冰岛泥沼,无法动弹。又遭克罗地亚战机打击,炸毁了3列装甲。探戈军命悬一线,主将里奥梅西似乎已经听到了场外“阿根廷哪别为我哭泣”四面楚歌歌声。

正在绝望无助之际,幸得草原雄鹰尼日利亚空中掠过,啄了冰岛大鸟两口,探戈军趁乱爬出沼泽,才得以喘息。随后更以怨报德,随手一枪,打下尼鹰,成功上岸,此是后话,这且按下不提。

再是桑巴军团在顿河畔罗斯托夫遭遇了瑞士军刀的飞刀狙击,门将阿利森右肩中了一刀,惊出一身冷汗。幸得前场大将库蒂尼奥射出一记穿云箭,才得以脱身。桑巴军昼伏夜行,辗转到了圣彼得堡,不期偶遇加勒比海盗哥斯达黎加恣意滋事,纠缠良久摆脱不得。

身价2.2亿欧元排名第一的桑巴少侠内马尔便暗暗运力,击出两记黑虎掏心拳,一气放倒数敌,众海盗见势不妙,抱头鼠窜。

这拳一出,内少感觉功力似已恢复了九成,俊郎的内少也发出久违的长啸。不日,桑巴军团在挥剑莫斯科的路上,遇塞尔维亚剑客阻路,内少和库鸟两人略略运一运气,左右开弓,duang、duang、duang仅三个回合,便把剑客打得落荒而逃。

桑巴军清点战场完毕,便在城外稍作将息,静待日耳曼战车的到来,准备一雪前耻,报四年前被德意志战车7:1碾压的一箭之仇。

中军帐里众将士也松了一口气,认为危机已经过去,前方垭口的守军,韩国太极虎不足为惧,两方的战斗力对比值是72:28,德军有压倒性优势。

喀山战役开战,起初,太极虎被德军吊打,只有招架之功,绝无还手之力,但顽强的太极虎倒也力保城门不破。德军开始着急,主帅勒夫便把中场兵力全部压上前场,后方只留两名粮草官护院。太极虎觅得空档良机,由广州恒大后场大将的金英权偷袭得手。

原来,太极虎早已连吃两场败战,即便得胜也无缘进取下一关,只是为他人墨西哥作个嫁衣裳。金不予理会,诺夫大怒直冲至前场,后方唱起空城计,亚洲一哥孙兴民趁势给德军再补一刀,日耳曼战车垂垂倒下。

其实,墨军多少还有些羞愧,若能击败瑞典海盗的话,将可以巧助韩军携手出关,但事实是墨军兀自 败给敌手,幸得了韩军的嫁衣裳才能上岸。韩军因大胜德军,大喜过望,也不作计较。两军并作一处,自是一场宿醉不提。

须日,前方各战区战报频传,倒也稀松平常。只是要单表一个巴拿马小子。巴小子本是蹴鞠界的一只小小菜鸟,原本就不指望能够金科中榜,只是图凑个热闹看看,指不定能在这乌拉尔山上怒放一回生命。

惊魂未定之际,又被三狮军掳往下诺夫哥罗德,照着前胸后背结结实实胖捧了六拳,直被打得一脸懵逼,甚至开始怀疑人生。心中还纳闷呢,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,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,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,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,我到底该如何存在。

战役持续了半个月,通往西伯利亚的乌拉尔山脉还有两个垭口能够通行。在第八战区,日本大阳军与波兰十字军、塞内加尔黑曼巴与哥伦比亚绿林军正在捉对撕杀,作最后争夺。

东京大本营的心情犹如坐过山车那般煎熬。日波之战进行了七个多时辰的功夫,日军力有不怠,川岛永嗣被波军大将莱万多斯基刺中一刀,跌落伏尔加河,情急之下一手抓住岸边的树根杂草,努力向上攀爬。

而萨马拉城那边,双方也打得难分难解,终了还是绿林军棋高一着,一剑挑落黑曼巴,间接助攻太阳军。

波军见此情势损人不利己,便也不再追击,当给太阳军送了个顺水人情。太阳军战场不利却意外收下大礼,顿时泪飞化作倾盆雨,感谢亲人十字军。

48场鏖战至6月29日,英雄论道,乌拉圭、葡萄牙、法兰西、阿根廷、巴西、墨西哥、比利时、日本、俄罗斯、西班牙、克罗地亚、丹麦、瑞典、瑞士、哥伦比亚、英格兰十六队兵马拿到通关文碟,昂首通过乌拉尔关隘,浩浩荡荡开往西伯利亚。

几家欢乐几家愁。翌日,埃及、沙特、摩洛哥、伊朗、澳大利亚、秘鲁、尼日利亚、冰岛、塞尔维亚、哥斯达黎加、德国、韩国、突尼斯、巴拿马、塞内加尔、波兰十六支残兵败将只得整饬人马、收拾行装,打道回府。

行前,主人公为大家饯行。俄罗斯美少女战士献上《小步舞曲》,德军主帅勒夫对喀秋莎哭丧道“最爱你的人是我,你怎么舍得我难过”呀。

其实,德军觊觎喀秋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只不过,自打1941年莫斯科保卫战开打以来,德军在苏俄战场就从来没什么收获过。舞会最后,苏姗娜深情款款地唱起中文歌曲“今宵离别后,何日君再来”,更激起了离别的伤感,现场不时听到抽泣声。

男儿流血不流泪,还是塞尔维亚青年边走出会场边吹着口哨,是那再熟悉不过的旋律“啊朋友再见、啊朋友再见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,有朝一日,将成就辉煌,再举杯欢聚在一堂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